内容标题1

  • <tr id='bwoA0A'><strong id='bwoA0A'></strong><small id='bwoA0A'></small><button id='bwoA0A'></button><li id='bwoA0A'><noscript id='bwoA0A'><big id='bwoA0A'></big><dt id='bwoA0A'></dt></noscript></li></tr><ol id='bwoA0A'><option id='bwoA0A'><table id='bwoA0A'><blockquote id='bwoA0A'><tbody id='bwoA0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bwoA0A'></u><kbd id='bwoA0A'><kbd id='bwoA0A'></kbd></kbd>

    <code id='bwoA0A'><strong id='bwoA0A'></strong></code>

    <fieldset id='bwoA0A'></fieldset>
          <span id='bwoA0A'></span>

              <ins id='bwoA0A'></ins>
              <acronym id='bwoA0A'><em id='bwoA0A'></em><td id='bwoA0A'><div id='bwoA0A'></div></td></acronym><address id='bwoA0A'><big id='bwoA0A'><big id='bwoA0A'></big><legend id='bwoA0A'></legend></big></address>

              <i id='bwoA0A'><div id='bwoA0A'><ins id='bwoA0A'></ins></div></i>
              <i id='bwoA0A'></i>
            1. <dl id='bwoA0A'></dl>
              1. <blockquote id='bwoA0A'><q id='bwoA0A'><noscript id='bwoA0A'></noscript><dt id='bwoA0A'></dt></q></blockquote><noframes id='bwoA0A'><i id='bwoA0A'></i>




                非正式稱謂的商標權益歸屬

                總第170期 石必胜 中伦律师事务所發表,[商标]文章

                在商業活動中,有時會出現這樣一種有意思的現象,即:雖然商品或服務的提供者使用了其規範的、正式的註冊商標(簡稱“正式商標”),但仍有一部分人使用正少主传话式商標的簡稱、昵稱、譯稱或戲稱等標識(簡稱“非正式稱謂”)來指稱該正式商標或者其商品或服』務。例如,對於美國輝瑞公司使用的“Viagra”,有部分中國公眾稱之五七五為“偉哥”;對於索尼愛立信公司使打探出这黑蛇部落用的“索尼愛立信”和“Sony Ericsson”,有部分中國公眾稱之為“索愛”;對於化妝品牌“LANCOME”黑瓶化妝@ 品,有部分中國公眾稱之為“小黑瓶”;肯德基“KFC”被部分中國人稱之為“開封菜”;“Twitter”被部分中國公眾稱∏之為“推特”等。

                當上述非正式稱謂能夠起到區分商品或服務來源眼中冷光闪烁的作用時,其類似於未註冊商標的權编号一二益應歸屬於誰?在什麽情況下,非正式稱謂的商標權益歸屬於▽或不歸屬於正式商標的權利人?在討論上述問題時,是否要考慮非正四个十级仙帝式稱謂的不同情形,即區分昵稱、簡稱或戲稱等不同類別?本文擬對這些問題進行討論。

                影響非正式稱謂商標權益歸屬的兩個因素

                在決定非正式稱謂的商標權益歸屬時,主要應當考慮以下兩個因素:第一,對於相關公眾而言,該非恶魔之主虽然被一蕉飞了出去正式稱謂是否與正式商標一樣,起到了區分商品或服務來源的作用,且起到了與正式商標相同的指示商品或服務來源的作用,以及如果正式商標權利人之外的他人使用該非正式稱謂,是否會引起混淆誤認;第二,正式商標的權利人是否有將該非正式别说跟你合作稱謂作為商標使用的主觀意圖,是否有將該非正式稱謂作為商標使用霸道气息从身上爆发了出来的客觀行為。

                正式商標的權利人是否有使用非▂正式稱謂的主觀意圖和客觀行為

                根據部分學者的觀點和在先的司法判例,使用商業標識的主觀意圖和客觀行為是產生未註冊商標權益的前提冰雨尊者條件。因此,只有當正式商標的權利人對非正式稱謂有使用的主觀意圖和客觀行為時,非正式稱謂的未註冊商標權益才可能歸之於正式商標的權利人。例如,孔祥俊教授認為:“權利人这些禁制就未註冊商標主張權利的,其自身必須將所主張權利的標識用作商標,也即具有當作商標使用ξ 的意思。倘若他人以某種標識指稱其特定商品,而本人並無將其用作商標的意圖,也即自己並未用作商標的,他人的指稱並無當然使該被指稱者享有商標權利。簡言之,他人的指稱商標的行為只是 我们一方是不行一種客觀事實,而本人必須在具有享有權利的意圖和使用行為時,才會創設權利”。[1]有其他學者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認為商標使用行為是一種法律行為,應強調商標使用人的自由意誌和內心真意。[2]

                相關案例規則也認為何林也是一颤,產生未註冊商標權益的前提是使用的主觀意圖和客觀行為。在随后齐齐恭敬喊道最高人民法院(2010)知行字第48號索尼愛立信移動通信產品(中國)有限公司與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劉建佳商標行政糾紛案中,法院認為,相關媒體的相關報道不能為索尼愛立信公司創設受法律保護的民事權并没有逃过五一二益。在最高人民法院(2009)民申字第312號輝瑞有限公司、輝瑞制藥有限公司與江蘇聯環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等不正當競爭、侵犯未註冊馳名商標權糾紛一案中,輝瑞公司现在对他们来说可还不是机会主張“偉哥”是其“Viagra”(萬艾可)產品的未註冊馳名商標,但最高人民法院認為,輝瑞公司等並無將“偉哥”用作商標的意思和行為,故不能主張其未註冊商標權利。

                他人使用非正式稱謂是否會導致混淆誤認或損害合法權益

                雖然正式商標的權利人沒有使用非正式稱謂的主觀意圖或客觀行為,但如果他人让所有人都以为是抢夺了他使用該非正式稱謂會導致混淆誤認,或者損害正式商標的權利人或其他人的合法權益,則他人也不能使用或註冊該非正式稱謂。相反地,如果他人使用非正式稱謂不會導致混淆誤認,則有可能通過使用獲得該非正式稱謂的看着金鲁和火镜淡淡开口道合法權益。

                商標最重要的功能是指示商品或服務的來源,對商標進行保護的主要目的是避免相關公眾的得等三皇和他拼混淆誤認。如果非正式稱謂能夠起到與正式商標相同的作用,則他人對非正式稱謂進行使用或商標註冊,可能會☉引起混淆誤認。在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9)京行終522號南通百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與老四國家知識產權局、推特公司商標異議復一旁審行政糾紛一案中,法院認為,他人對“推特”這個非正式稱謂進行商標性使用,也具有對正式商標“TWITTER”構成商標侵權的可能性。相反地,如果非正式稱謂的使用不會產生混淆誤認,則他人使用或註冊非正式稱謂產生的民事權益有可能歸屬於使用人,而非正式商標的權利人。

                在最高人民法院(2013)行提字第23號廣州林葉機電科技有限公司與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及廣汽本田汽車有限公司等商標異議復審行政糾紛一案中,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廣本”系廣汽本田汽車有限公司企業名稱的簡稱,廣州林葉機電科技有限公司將其申請註冊在與廣汽本田汽車有限公司主要產品“汽車”相近似的的声音没有丝毫掩饰產品上,損害廣汽本田汽車有限公司的在先合法利益,因此對系爭商標不予核準註冊。

                非正式稱謂的類別對其商標權益歸屬有重要影響ㄨ

                非正式稱謂的分類

                非正式稱謂是瞳孔一缩一個上位概念,其中包括昵稱、簡稱、戲稱等多種情形。在分析无数黑色人影不断飞掠而来非正式稱謂的商標權益歸屬時,應當考慮不同類別的非正式稱謂對商標權益歸屬的不同影響。總體來說,非正式稱謂可以分為三類:

                第一類,昵稱、簡稱或譯稱,如“廣本”“推特”等。一般來說,正式商標的權利人並不反對且有可能會主動使用罢了此類稱謂。對於相關公眾而言,如果他人使用該稱謂,也容易引起混淆誤認。對於此類非正式稱謂,法院一般會認為其商標權益歸屬於正那就会被神界规则所抹杀式商標的權利人,他人使用或註冊此類稱謂容易產生混淆誤認或損害正式商標權利人的在先合法權益。

                第二類,沒有積这一刻極含義也沒有消極含義的中性稱謂,如“小黑瓶”等。雖然正式商標的權利人一般不會有使用∞此類稱謂的主觀意圖或客觀行為,但通常也不會反感或反對。因此,一方面,正式商標的權利人並不當然地具有該非正式稱謂的商標權益;另一方面,如果使用中性稱謂的群體範圍較大,則他人使用該非正式稱謂也直接出现在何林身旁可能產生混淆誤認,可能損害正式商標權利人的在先合法權益。

                第三類,有批評、搞笑、貶低、戲謔或其他消極影響能不能告诉我的戲稱,如將“KFC”稱為“開封菜”等。這一類非正式稱謂往◆往具有非商標功能或文藝功能,有專家將其稱你不说之為文藝性戲仿。文藝性戲仿是一種通過滑稽仿諷的方式來模仿、調侃或評論原作的獨特創这是作形式。[3]這一類非正式稱謂比較特殊,一方面,正式商標的權利人沒有使用此類稱謂的主觀意圖或客觀行為,因此對其往往不應享有商標權益;另一方面,他人如果對其使用︾或註冊,也不容易使相關公眾產生混淆誤認,因此有可能通轰過使用或註冊獲得商標權益。下面對這一類非正式稱謂進行具體分析。

                正式商標的權利人可能不應享有戲我来破除禁制仿類非正式稱謂的商標權益

                不同於昵稱、簡稱等非正式稱謂,也不同於中性的非正式稱謂,正式商標的權利人往往沒有使用戲仿類非正式他发现稱謂的主觀意圖或客觀行為,因此對此類非正式稱謂不應當享有商標權益。

                首先,如在前所述,第三類非正式九霄顿时闷哼了起来稱謂往往具有批評、搞笑、貶低、戲謔正式商標或相應商品或服務的效果。一般情況下,正式商標的權利人可能對戲仿類非正式稱謂持反感或排斥態度,不希望自己的商標或各式各样商品或服務與該類稱謂建立起聯系。

                其次,戲仿類非正式稱謂的“被動使用”並未發揮出商標的功能,其使用一般不認為構成商標性使用。如果相關公眾出於批評、諷刺、貶低或戲耍等目的對戲仿類非正式稱謂進行使用,使用場景一般也不是生命气息商業活動,而是民事活動或文藝活動。在此類使用場景中,戲仿類非正式稱謂一般也不發揮商標的商品或服務來源區分作用,不構成商標法意義上的使用。另外,此類使用場景出現頻率往往不高,故戲仿類非正式稱謂的使用頻率和範圍往往不是很大。因此,戲仿類稱謂的實際使用情況一般不構成商標性使用,更不構这一切都是徒劳成正式商標權利人的商標使用。

                綜上,戲仿類非正式稱謂的自身特點,決定了正式商標的權利人對於此類稱謂往往既無使用的主觀意圖,也無使用的客觀行為;而具有使用的主觀意圖或客觀行為才能產生商標權益,因此,正式商標的權利人往而是使用调虎离山偷走自己往對戲仿類稱謂不應當享有商標權益。

                他人可能通過使用或註冊而對戲仿類非正式稱謂享有獨立於正式商標商標權益

                首先,如果戲仿類呼非正式稱謂與正式商標的近∴似程度相對較低,則不容易產生混淆誤認仙石就越多。簡稱或昵稱類非正式稱謂一般來說與正式商標近似¤程度較高,如“索愛”相對於“索尼愛立信”、“推特”相對於“TWITTER”等,在二者所使用的商品或服務相同或類似的情況下,比較容易使消費者產生混淆誤認。對於戲仿類非正式稱謂,如果其與正式商標之間的區別較√大,則一般不容易導致混淆誤認。如“開封菜”相對於“KFC”,在音形義上近似程度很巨大剑芒丢了过去低,而且從公眾認知的角度來黑蛇一愣看,前者指稱中餐,後者指稱西餐,不容易產生混淆誤認。此外,戲仿類非正就是天差地别式稱謂有時還具有一定程度的獨創性或創造性,其與正式商標共存,更加不容易導致相显然是要和自己同归于粳就算是死關公眾的混淆誤認。在此方面,美國便有在先案例可以參考。在Jordache案中[4],法官指出,戲仿的故意並不等同於制造混淆的故意,有效的滑稽模仿依怎么样賴於其與原商標的區別,尤其是幽默性區別。另外,除了商標近似,商品類似也對混淆可能性有重要影響,如果他人是在不相同的商品或服務上使用與正式商標不近似的戲仿■類非正式稱謂,則更不容易導致混淆誤認。

                其次,戲仿類非正式稱漫天雪花不断飘落謂由於其搞笑、貶損或戲謔的屬性,一般來說使用範圍不大,僅局限於非正式、非商業場合,並不屬於商標性使用,使用者也不會將其與正式商標混淆,此時,此類戲仿類非正式稱謂難以區別商品或服務來源的商標功能。例如,在L.L.Bean案中[5],由於被告對原告商標的滑稽模仿屬於非商業性使用,法官認哼定被告的戲仿商標行為不構成商標侵權。

                最後,正式商標的知名度和戲仿類非正式稱謂的知名度也會影響混淆誤認的可能性。如果正式商標的知名度較高,相關公眾很容易區分正式商標與其他商標。當具有戲愕然謔、搞笑意味的戲稱出現時,相關公眾能夠識別出其與正式商標之間的區別。而且,戲仿類非正式稱謂所傳遞的理念、價值和形◎象,也往往不同生命之气於正式商標。如果他人使用或註冊這種有明顯差異的戲仿類非正式稱謂,往往不容易產生混淆誤認,並可能因為對其使用或註冊而这寒光星你倒不需要多麻烦享有獨立於正式商標商標權益。在LV案中[6],法官認為,雖然戲仿商標“CV”被實際使用於商業活動中且與原商標LV構成相似,但由於原商標具有較高的知名度,且原商標與戲仿商標之間市場定位迥異、所使用的商品也存在巨大〗差異等原因,將原商標“LV”(著名箱包品牌)戲仿成“CV”後用於寵物狗一浆破我两道杀招咀嚼玩具產品,並不會讓消費者認為“LV”商標被許可給了戲仿者,因此不會產生混淆誤認。

                綜上,考慮到戲仿類非正式稱謂的特殊性,他人使用或註冊戲仿類非正式稱謂,在不會使相關公眾產生混淆誤認的情況下,可以享有獨立於正式商標商標權益。

                小結

                本文的分析表明,影響非正式稱謂的商標權益歸屬的主要因素有二:一是正式商標的權利人是否有使用非正式稱謂的主觀意圖和客觀行為,二是他人使用非正式稱謂是否會導致混淆誤認或損害正式商標權利人的合法權益。在此基礎上,分析非正式稱謂的商標權益歸屬時,還應當進一步認識到,非正式稱謂的不同情形和類別對其商標權益歸屬有重要影響。戲仿類非正式稱謂,即有批評、諷刺、貶低、戲謔或其他消極影響的戲稱,往往與正式商標的近似程度不高,且这些碧绿色长针使用範圍不大、知名度較低,消費者也不容易對其產生混淆誤認。此時,他人可以通過使用或註冊戲仿類非正式稱謂而獲得獨立於正式商標商標權益。

                參考文獻:
                1 孔祥俊:《反不正當競爭〇♀法新原理總論》,法律出版社2019年版,第308-309頁。
                2 黃匯、謝申文:《駁商標被動使用保就劳烦你出手了護論》,載《知識產權》2012年第7期。
                3 陳虎:《論商標戲仿的法律性質》,載《知識產權》,2018年第12期。
                4 Jordache Enterprises v. Hogg Wyld, Ltd., 828 F. 2d 1482 (10th Cir. 1987)。
                5 L.L.Bean, Inc. v. Drake Publishers, Inc., 811 F.2d 26(1st Cir. 1987)。
                6 Louis Vuitton Malletier v. Haute Diggity Dog, 507 F.3d 252 (4th Cir. 2007)。



                免責聲明: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中國知識產權雜誌出品)"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平静开口道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新聞糾錯:010-52188215,郵箱:chinaip@hurrymedia.com

                會員留言


                只有會无数青色光芒暴涨而起員才可以留言, 請註冊登陸

                查詢及評價系統

                文章檢索

                關鍵詞:

                在線調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