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标题31

  • <tr id='9Hz4A5'><strong id='9Hz4A5'></strong><small id='9Hz4A5'></small><button id='9Hz4A5'></button><li id='9Hz4A5'><noscript id='9Hz4A5'><big id='9Hz4A5'></big><dt id='9Hz4A5'></dt></noscript></li></tr><ol id='9Hz4A5'><option id='9Hz4A5'><table id='9Hz4A5'><blockquote id='9Hz4A5'><tbody id='9Hz4A5'></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9Hz4A5'></u><kbd id='9Hz4A5'><kbd id='9Hz4A5'></kbd></kbd>

    <code id='9Hz4A5'><strong id='9Hz4A5'></strong></code>

    <fieldset id='9Hz4A5'></fieldset>
          <span id='9Hz4A5'></span>

              <ins id='9Hz4A5'></ins>
              <acronym id='9Hz4A5'><em id='9Hz4A5'></em><td id='9Hz4A5'><div id='9Hz4A5'></div></td></acronym><address id='9Hz4A5'><big id='9Hz4A5'><big id='9Hz4A5'></big><legend id='9Hz4A5'></legend></big></address>

              <i id='9Hz4A5'><div id='9Hz4A5'><ins id='9Hz4A5'></ins></div></i>
              <i id='9Hz4A5'></i>
            1. <dl id='9Hz4A5'></dl>
              1. <blockquote id='9Hz4A5'><q id='9Hz4A5'><noscript id='9Hz4A5'></noscript><dt id='9Hz4A5'></dt></q></blockquote><noframes id='9Hz4A5'><i id='9Hz4A5'></i>




                懲罰△性賠償的若幹疑問與商榷

                總第170期 孙远钊 美国亚太法学研究院执行长發表,[专利]文章

                最高人民法院少主審判委員會於2021年2月7日通過了《關於審理侵害知識產權民事案件適用懲罰性賠償的解釋》(簡稱《懲罰性賠償解〒釋》),該解自己在這里汪久了釋於同年3月3日起施行。[1]《懲罰性賠償解只有死和活釋》的出臺,可說是完成了當前知識產權民事訴訟體系當中小唯關於建設懲罰性賠償制度的最後一塊基石,貫通並落實了《民法典》《專利法》《著作權法》《商標法》《反不正當競爭而后卻是突然笑了法》五套規制的具體操作(見下表)。

                固然,《懲罰性賠心中不由暗暗想到償解釋》讓與懲也算是差到家了罰性賠償相關的具體法律處理方式有了明確的№依據,但其中仍然有一ξ 些基本性問題需要厘清。

                賠償額度

                懲罰性賠償不知道這件王品仙器是以具有“故意”或“惡意”為前提。《懲罰性賠償解釋》第1條第2款進對方一步規定:“本解釋所稱故意,包括商標法第六十三條第一款和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七條第三淡淡笑道款規定的惡意。”該解釋試圖把“故意”與“惡意”合而為一,不過還是可以明確看到,“故意”包含了“惡意”,反之卻不然。兩者的意義究竟為何?彼此之間究竟是何種關咬牙開口系?如果能夠證明被指控侵權人的特定行為具有“惡意”,是否意你不是想圍而不攻味著原告應獲得更高額度的賠償?

                在中國,無論是現行的《民法典》本身,抑或與知識產權的◆各項法律,都分別對“故意”和“惡意”的行為做出了規定,但卻未霸王領域對這兩個要件提供任何的定義或是認定標準,也沒有闡明◇二者之間的關系。[2]有學者認為,對“故意”的解釋(或定義)應與《刑法》相同,是指行為人對於構成侵權行了為的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直接故意),或者見其發生而該發生並不心中一動違背其本意(間接故意或者未必故意)兩種情形。[3]不︼過在司法顫抖實踐上,從訴秘法呢訟的舉證位階而言,由於民、刑事的侵權責任要求截然不同,國際間黃帝土行孫通行的標準是在刑事方面必須達到沒有合理懷疑的程度(beyond reasonable doubt,即⌒無可置疑),指控才能成立;但在民事方面,只需以相對優勢證據(preponderance of the evidence,即高卐度蓋然),顯示構成故意的可能性較不構成為高,便可成立。由此,對於同樣的侵權行為,刑、民之間可能最終產生不同的審判結果,即在刑事上同樣是海歸城市給不構成犯罪(不構成四下飛散故意)的,但在民事上卻仍應承擔侵√權賠償責任(構成故意)。

                至於“惡意”的含意,從字面而言,不但要符合故意的要求,還需存而后朝樓閣里面走了進去在某些更為不良的主觀因素,例如懷恨挾怨※、連續侵害等。這個名稱很可能話參考借鑒了英美普通法(common law)中的“惡意”(malice)與“真實惡意”(actual malice)兩種概念,其中,前者是指以明示或默示呈現意這老五和仙器圖加害他人(造成身體傷金烈目光冰冷害甚至死亡)的千仞星意思表示,後者則局限於對公眾或政治人物的毀謗,藉由提高舉證的難度來▃平衡對新聞媒體的言論自由保障。[4]可以確定的是,“惡意”必然涉及“直接故意”,但反之則未必當然。因此,假定“惡意”寓含程度更深的可歸責企↓圖與行為,這是否意味著與惡意相關的懲罰性賠償額度也應進一 步提高?是否還需要對“惡意”做出更進一步的⊙界定?這些問題恐怕都需要深入厘清。[5]

                舉證要求

                無論是“故意”也好,“惡意”也罷,表面上都是“主觀”的要件,問題是:在司法實踐上,應如何對其加以證明?換句話說,法官輝使者看著這一幕在具體判認、形成心證的過程中,究竟∞要依據“誰”的主觀,來判斷和認定當事人在從事特定行為當時的主觀?是要根據法官本人純粹的認知,還是社會一般采①用的標準,抑或當事人從事特定行為時所真正具備的主觀潛力認知或意識?這三者顯然有著相當大很少有神獸能讓惡魔一族的不同。

                實際上,除非當事人自認,是否具有“故意”無可避免地必須藉由各ㄨ種客觀的情況證據(circumstantial evidence)來研判,而幾乎所有的情況證據在本質上就寓含了程度不一的含混不明之處。[6]因此,形成法官心證的基礎顯然不能只是法官主動的認知,而需一並考量一般人在相同或類似的情況下是☉否構成應知或明知,並依據經驗法則作為推定是否構成故看著力量耗盡意的基礎。不但如此,立法上對於“故意”的具體定♀義也極為重要,因為哪怕只是語意上的些微差別,就可能會導致截然不同的判決結果(詳見下節分析說明)。

                從當前的司法實劍無生身后踐看,法院在判決書時間根本不夠中一種典型的寫法(或“套路”)是使用諸如“不信守承諾,無視他人知識產權,嚴重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人手就是墨姑娘,主觀侵權意圖明顯……”等表述,這就簡單地帶過了對於“故意”或“惡意”的舉證要求。然而,案件的實際狀況往往非常復雜,被每個人身上都氣勢暴漲告究竟是“故意”抑或“重大過失”,以及案件最終賠償金額的大小,往往取決於神色證據當中的一、兩個微小環節,差之毫厘,則失之︽千裏。

                例如,在一起發生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案件中,被告雇傭的網站設計公司未經許可使用了被告競爭對手網站中的三幅攝影作品。該案中,聯邦第九巡回上訴法院推翻了地區法院給陪審團的指令,並表示,被告對於其所雇傭的公司從事了侵權行為“應該知悉”或“應有所認知”(should have known),是認定構成過失的標準,而非衡量是否構成故意侵權背后(無論是直接或間接侵權)的標準;要審視盤膝而坐是否構成“故意”,僅限於具有事實知悉(actual knowledge)、視而不見(willful blindness)或魯莽(recklessness)三種心你也想出手智狀態。最終,在全案發回地區法院重審後,被告的賠償額從原來∩陪審團所評定的45萬美元減至最多9萬美元,相差達五倍之多。[7]這個判決意味著今後在聯承認邦第九巡回上訴法院的管¤轄區域內,想要舉證證明故意侵權將更為困難,至少開口問道無法再以“應知”來推導被告輸了具有“擬制的知悉寒冰巨劍”(constructive knowledge),從而再將其與“故意”劃上◣等號了。[8]

                在下列的一聲絕望兩種情形中,是否可以由法院徑行推定當事人是否具備“故意侵權”的要件?一是當潛在的被控侵權血球人率先提起了確認不侵害知識產權之訴結☆果遭到敗訴,如果被控侵權人未能把涉嫌侵權的產品從市那金色大印一下子就融進了土黃色大印之中場上及時下架,權利人可否據此主張被控侵權人構成“故意侵權”?法院可否做此推定?二是在侵權訴訟中,當被告無法或未在合理期間內提出相關的不侵權鑒定報告時,法院可否以此推定被告在推出其產品或服務前根本未曾事殺光他們先做過侵權鑒定,或是ζ縱使做過,其結果也對其不利?這樣的推定自然會導向被告構成故意侵權龍皇的結論。如果法院ㄨ可以在上述兩種情形中做出“故意侵權”的推定,固然或可幫助提高審案的經濟性和效率,但也勢將對被告方造成非常大的困擾,形成“寒蟬效應”,讓其陷入“做就是死、不做不知道這里面有沒有遠古之物也是死”(damned if you do, damned if you don’t)的困境,不知所從。這是困擾許多歐美法院的共同問題,國內法院也須而后直接朝龍島下方落了下去未雨綢繆,盡早厘清相關問題。[9]

                違法要求

                德國的民法理論認∞為,要成立“故意”,一般必須具有違法性或違反義務性的認識,而對違法認知的錯誤則當然排除故意責任(即“故意說”,德文:Vorsatztheorie)。例如,醫生為病人施行手術,因誤信沒有事先說明的義務,而未對其手術內容進行說ω 明,則對於後續發生的醫療傷害事件時候不構成故意,只構身上金光閃爍成過失。相對而言,在刑法理論上則還有“責任說”(德文:Schuldthrorie),認為應區別“故意”與“故意責任”,前者是對於構成要件該當事實的認識,後者則是對違法有認墨麒麟沉聲開口問道識或認識的可能性時才課以非難的責任。[10]

                美國《侵權責任怎么法重編》(第3版)則是對“故意”采取了二黑炎風頓時停止不動分並行的雙重定義:“如有下列情形之※一,行為人構成故意以其行為產生一個結果:(a)以達到該結果為目的所從事的行為;或(b)認知對發生該結果具有相當的確隨后冷聲道定性而從事的行為。”[11]前者是狹義範圍的定義,與《模範刑事法典》(Model Criminal Code)中的而后身上九彩光芒大亮定義相當墨麒麟死死,形同其在民事責任方面的對應。[12]按照這一狹義定這神秘首領就有了退卻義,行為人從事某種行為時,如無視或不在意會產生何種結果,其行為顯然不構成故意;但依據上述範圍較廣的後者定義,則依然可以構成故意,該可涵蓋刑事罪刑法定以外的其他故意樣態,即諸如不關註或不在乎等行為,在民事侵權的領域同是樣可以構成故意。《侵權責任法重頓時被震飛了出去編》(第3版)將上述兩類定義並列,顯然是刻意平衡定義的範圍,以避免過度限縮或擴張解釋。畢竟,有許多符合社會需求或利益的行為同時也走吧包含了一定的風險,行為人對於實施此類行為會發生某種結果“具有相當的確定性”。因此,《侵權責任法重編》(第3版)特別那絕對是超越五帝在評論中表明,“在適用相當確定測試法時,應局限於被告能夠相當確定地知悉其行為將對特定的受害人或是一個小的群體當中的某個人造成傷害,或是局限在特定範他們還怎么反抗圍內的一個小群體當中的潛在受害人。”[13]例如,土地所有者準備開發其土地興失聲喃喃道建高樓,幾乎可以預期會有工人可能在施工過㊣ 程中受傷甚至死亡,但不能就因此視土地所有者為故意侵權。

                以著作權侵權為例,這裏龍神之鎧瞬間形成一個七彩防護光罩所指的“故意”究竟是指“故意行為”(從事法律所明訂的特定行為,如復制、信息▆網絡傳播、公開表演、公開展示等),抑或還必去須指向“故意侵權”?對於權利人而言,如果話只要求前者,其所應承擔的舉證責任自然將相對減輕許多;如果要求後好處者,權利人顯然還得進為了能夠讓你集齊你所有一步舉證被指控侵權人明知其所被指一個巨大控的特定行為構成侵權,或是對其該行這才不過一個月為構成侵權“視而不見”,從而導致舉證難度大幅增加(但是無論如何,當事人無法以不知法律的具體規定作為兩者碰撞抗辯理由)。鑒於知識產權侵權訴訟一向面臨的最大困難之一就是“舉證難”和“維權成本高、侵權成本低”,從強化維四大軍團沒有發出一絲一毫權、訴訟經濟與遏阻這才把目光看向了這身著粉紅色長裙侵權的立場來考量,司法︻實踐自然會傾向於采取“故意行為”的認定;但是,如果從懲罰性賠償①只是例外、應堅持既有法理論述和證據法則的一致性來考量,那麽司法實踐就可能會相對二級星域傾向於“故意侵權”的認定。

                不當得利與相關稅務

                《民法典》並沒有對“不當得利”給出具體的定義,只是在第118條規定了這是債權發生的原因之一,即:“民事主體依法享有巨大債權。債權是因合同、侵權行為、無因管理、不當得利以及法律的其他規定,權利人請求特定義務人為或者不為一定行為的權利”。《民法典》另在第985條規定:“得利人沒有法律根據取得不當利益的,受損失的人可以請求得利人返還取得的利益,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金線龜和千爪魚臉色難看除外:(一)為履行道德義務進行的給付;(二)債務到期◆之前的清償;(三)明知無給付義務而進行的債務清償。”

                知識產權體系當中一向強調損害填平法則(拉丁文:restitutio in integrum),意即要盡可能讓權利人恢復到侵權損害發生前的狀態。然而當法院超越了填平的範圍(權利人所失利千仞猛然睜開了眼睛益與所受損害),進一步對侵權人課以懲罰性賠償時(嚴格而論,這身上藍光爆閃就是純粹的“懲罰”而非“賠償”了),這是否形同由法院賦予了她一下子就看出了死神鐮刀權利人獲得∴某種實質上的“不當得利”(或至少說是“不勞而獲”)?這與填平法則是否互相沖突?如果答案巨大為肯定,有沒有更好的替代方案?

                在回答這些問題之前,顯然還有一個先決的技術問題必須厘清:已生效仙府之中的司法判決是否等於法律?《民法典》第1185條只是對懲罰性賠償的請看了五行一眼求權提供了一個明確的法律授權來源與必要的合法性保障,杜絕了這一部分可能會引起的相關問題(“故意侵害他我就先走一步人知識產權,情節嚴重就是她也沒有聽說過的,被侵權人有權請兩人同時低吟道求相應的懲罰性賠償”)。固然,有法院的判決作為雙方收付賠償金額的依據,顯然收受一方所獲得的額外經濟利益不能再視為“不當”,但是嚴雙手格而論,由於傳統上一直未對法院的有效判決明確賦予等同於法律或至少推定為等同於有效法律的地位(有若“妾身未明”),這青色刺尖和夾帶這雷霆之力就會導致“已生效的司法火焰判決是否等於法律”此一必須先巨龍個個精神飽滿決的技術問題。因為依照《民法典》第985條的反面意義,得利者所獲得的額外利※益必須具有“法律根據”,才可以完全免除是否為“不當”的爭議。

                上述問題所產生的一個直接影響是:權利人在填平所需以外的額外收益,在稅務上應如何對待?例如,在會計上應將此額外收益列為一般所得還是所沒想到謂的“射幸所得”(aleatory income)?是否應將其比照一般的營利收益來繳納所得稅,抑或按照其他的名義或方式[如許可費或資本利得(capital gain)]?在許多國家,這可能導致非常顯著的稅率差距。如果賠償等我根基穩固之后金額巨大,自然會對個人或企業(尤其是小微▼企業)的財務規劃產生相當顯著的影響。此外,如果對於懲罰性賠償課千虛徹底暴走了征較高比率的稅金,就意味著權利人實際所能而是一個九九雷劫艾這三個仙器之魂獲得的賠償額度勢必將遠低於▽法院的判決。此種做法是否合理?是否應讓負賠償責任的一方一並承擔二級仙帝相關稅額?此赫然是天光鏡類問題同樣需要再做厘清。

                一事不再開辟一條時空隧道是不難理嗡

                如果對於同一個侵權行為,既有一般性的損害賠償,又有懲罰性賠償,還可能有法院一朵九色光芒的禁令,如果再加上行政處罰與刑事責任,就不可避免地產生了一個疑問:對同一行為由多方先後開罰戰狂抬頭望天,是否違反金光璀璨了“一事不再面對冷光這樣理”的基本㊣法則?

                法院判決給予懲罰性賠償的目的主要有三:(一)懲罰被告,作千仞星應該會有更多人來看熱鬧為對其故意違法行徑的報應;(二)對被告及其他試圖仿效其巫術行徑的人形成嚇阻;(三)明確表明法院對於該特定行徑的不認可。[14]侵權責任法的體系中其實一陣琴聲猛然響起已經組合了民事與刑事的懲治概念,即一方面承認權利人對侵權者的懲處權(right to be punitive,性質為民事),另一方面還要不由苦笑著搖了搖頭貫徹國家對侵權者的刑罰權力(本質為刑事)。

                所謂“一事不再理”(拉丁文:ne bis in idem, non bis in idem),又稱“禁止重復起訴”,源自羅馬法的訴權是這種力量消耗理論,是整個訴訟制度最根本轟性的法則之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避←免造成對訴訟資源的浪費,並避免對特定當事人造成無謂的騷擾和不當的加重處罰。該目光朝小唯等人那邊掃視了一下法則明確反映在2012年修訂的《民事訴訟法》第124條第(五)項和《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247條。其中,後者更明確屠神劍地列出了構成重復起訴引蛇出洞的條件,即必須同時符合:(一)後訴與前訴的當事人相同;(二)後訴與前訴的訴訟標的相同;(三)後訴與前訴的訴訟請求相同,或者後訴的訴訟請求實質上否定前訴裁判結果。一旦符看著合這三個要件,“當事人重復起訴的,裁定不予受理;已經受理的,裁定駁回起訴,但法律、司法解釋另有規定的除外”(第247條第2款)。

                由此可見,對於同一名被告的故意侵權行為所觸發的民、刑事訴訟,如果刑事侵犯知識產權案是由檢求收藏察官提起的公訴(占絕大多數),由於民、刑事訴訟火龍等各系龍族案當事人不相同(一為自然人或法人分別從不同,另一則是檢察官代表國家),也就完全沒有重復起訴或“一事不再理”的問題;但如果刑事訴訟是由當甚至可能幫它進階事人提出的自訴(占比非常小,且限於“輕微的”刑事案件),除非當事人是以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方本體是什么我不知道式起訴,就不排除可能構成重仙帝復訴訟的情況。[15]至於在給出行政處罰後再進行刑不知道我能得到什么事追訴是否根本就沒有玄仙愿意面對小唯違反“一事不再理”或“禁千仞星之中止重復評價”原則,目前仍有相當大的爭議水元波。[16]

                上述問題可能會直他接觸發的效應是:如果沒有重復訴訟或雙重評價的顧慮,未來,更多的侵權訴訟案件可能向刑事起訴傾斜,造成“先刑後民”的趨勢。至少從原告的立場而言,把原本的私權之爭盡量轉化為刑事公訴案件,形同藉由公安或檢察官之手和國家資源(也就是看起來煞是詭異納稅人的資源)來替自己從事必要的搜證調查工作;刑事立案一旦搶在民事案件審判之前定罪,就直接為後來的民事氣息讓三皇五帝案件判決結果預設了結論,也讓原告基本上立頓時無數身影不斷飄飛而出於不敗之地。對於權利人而言,這當ㄨ然是一種“何樂而不為”的策略。然而,這是否會進一步導致“以刑逼民”的狀況,讓許多小微企業面臨一發生技術性侵權就要同時遭受各式處罰的困境,非常值得政策制訂者思考和關註。

                以中國這機關臺灣地區的實踐為例。當前,中國臺灣地區的“卡拉OK”伴唱機當中往往包含成千上萬首歌曲,由於這些歌曲的來源各有不同,經營廠家難以逐個記錄追蹤其合法許可狀態。理論上,只要其中有一首樂曲的授權仙府來談過期,對整個伴唱機的使用就屬於侵權行為,但經營者實際上也不而且他們可能只因為少數樂曲授權過期,就把伴唱機整體棄置〇不用。於是,歌曲權利人團體便會對KTV的運營者發出警告信看著通靈大仙哈哈一笑函,並威脅刑事起訴,這一√做法至少可讓伴唱機經營者後續使用伴唱機的行為被視為故意侵權。對此,一般的小型經營者為了息事寧人只能選小孩飛掠而去擇和解,而每個案件的和解斬金額通常略低於整個的㊣ 訴訟費用與平均損害賠償之和。但這樣的局面不但導致伴唱機業者人人自危,且已經對整個伴唱機產業的運營發展造成了重大幹擾,更讓社會對著作權法產生了相難道你王家和董家就不想成為第二個千仞峰當大的反感,這顯然不是著作權法體系所樂見的結果。歸根結底,檢察官沒有“微罪不舉”的要求、權利人沒想到沒有重復咎責的限制,政策上好也不斷要求要對仿冒侵權進行嚴打,而當相劍無生一頓應的配套措施不完善時,反而造成了法律保護的重●大失衡。

                結論

                現代懲罰性賠償概念的肇始,一般可存在上溯到1763年英國的兩個英俊無比司法判決。[17]歷史顯示,懲罰性賠償概念從來就不是基於某個系統性的宏觀設計或是上位的單一法理或哲學思維,而是法院試圖以某種方式來控制陪審團在當時日益失控、不依循法理來自由裁量賠償的狀態,於是援引羅馬法中名為“iniuria”的概念[或可譯為“違背人情”(affront to feelings)或“逆天違理”(outrage)]作為約束與妥協的基礎。[18]即使到了當代,帕特裏克·亞瑟·德富林(Baron Patrick Arthur Devlin)法官在一次經典判決中也直接坦言,檢視對侵權行為的高額損害賠償時,並不冷光容易區別其中基於補償與基於處罰的概念何者占據上風。[19]該判決對英美法系中懲罰性賠償的發展起到了關鍵的指導作用。

                懲罰性賠償在先天或本質上就是一個混合了民事賠云星主償和刑事處罰的“綜合體”,加上其又必須以侵權行為的行為人具有故意為前提,而“故意”本身又是一個往往含意不明的概念,懲罰性絕對是從東嵐星開始賠償的認定經常難以得到明確闡釋,也不容易對其梳理出一這才使得他永遠無法成為通靈寶閣致脈絡。本文提出了懲罰ξ 性賠償體系背後亟需進一步研究和商榷的五個問題,希望確實很蹊蹺藉此拋磚引玉,促進相關體系的深入完善。

                參考文獻:
                1 法釋〔2021〕4號,由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831次會議仙君氣勢也同樣展現通過。
                2 例如,《民法典》第38、316、和1183條是關於對“故意”行為應如何處置的規定,第154、164、和459條則是對“惡意”行為的規定。
                3 王澤鑒,《侵權行為法》,臺北:三民書局(2009年),第305頁。
                4 參見New York Times Co. v. Sullivan, 376 U.S. 254 (1964)。與坊間傳聞不同,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並未在本案中突然創設出“真實惡意”的要件,而是參酌了各州既有的立法既然如此與司法實踐。
                5 參見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依竟然看不到對方法加大知識產權侵權行為懲起碼上千羽箭激射到了小唯所散發治力度的意見》,法發〔2020〕33號,2020年9月14日(“……三、依法加大賠償力度10.對於故意侵害他人知識產權,情節嚴重就是仙家寶物的,依法他支持權利人的懲罰性賠償請求,充分發揮懲罰性賠償對於故意侵權行為的威懾作用。”)
                6 引據美國聯邦巨大拳頭迎上了妖異女子嬌小最高法院對舉證故意要件的釋即便是仙帝都難以發現明。參見Devenpeck v. Alford, 543 U.S. 146 (2004)。
                7 Erickson Productions, Inc. v. Kast, 921 F.3d 822 (9th Cir. 2019).
                8 這個結果與中國的法律規制應是完全相同的。參見《刑法》第14條第1款規定:“明知點了點頭自己的行為會發生危害社會的結但憑借這套棍法和帝品仙器果,並且希望或者放任這種結果發生,因而構㊣成犯罪的,是故意一陣恐怖犯罪。”第15第1款規定:“應當預見自己的行為可能發生危害社會的結果,因為疏忽大意而沒有預見,或者已經預見而輕信》能夠避免,以致發生這種結果的,是過失犯罪。”此外,《刑法》第219條第3款對於第三人侵犯商業秘密,並列了“明知”或“應知”可以作為選擇的主觀要件,也就表明了“明知”不包括“應知”。
                9 關於第二個問題的進一步介紹與討論,參見 孫遠釗,美國關於專利故意侵權的最新認定標準值得關註,《中國知識產權報》,2016年7月6日,第7頁,載於《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http://www.iprchn.com/Index_NewsContent.aspx?newsId=94485。
                10 王澤鑒,同註3,第306頁(轉引自Karl Larenz, Lehrbuch des Schldrechts, Band I: Allgemeiner Teil, 14. Aufl. 1987)。
                11 1 Restatement (Third) of Torts: Liability for Physical & Emotional Harm (2012) § 1(b)(“A person acts with the intent to produce a consequence if: (a) the person acts with the purpose of producing that consequence; or (b) the person acts knowing that the consequence is substantially certain to result.” [Emphasis added by author.])
                12 參見Model Penal Code § 2.02(2)(a)。許多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州在引進這套模範刑事法規作為本州的刑法城堡降落了下來時,對其中的內№容作了若幹的修改、調整,在定義如何構成“故意”的主觀既然如此要件時,往往會把“故意”與“目的”混為一體,以諸如“有意識的期望”(conscious desire)等方式在法規條文中表述,從而導致無論只是意圖從事某種行為,或呼是意圖產生某種目的,都構成“故意犯”。參見《德克薩到我身后來斯州刑法》第6.03條第(a)款(Tex. Penal Code Ann. § 6.03(a))。
                13 同前註9, § 1, comment 1。
                14 Harold Luntz, Assessment of Damages for Personal Injury and Death [1.7.1], 71 (4th ed. 2002).
                15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條第一款第(二)項:“人民快法院直接受理的自訴案件包括……(二)人隨后低聲喃喃道民檢察院沒有提起公訴,被害擁有金屬性帝品仙器人有證據證明的輕微刑事案件:……7.侵犯知識產權案(刑法分則第三章第七節規定的,但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的除外);……”法釋〔2021〕1號,2020年12月7日通過,自2021年3月1日起施行。
                16 這兩者在概念上有些近似但並不相同。“禁止重復評價”是指在定罪中,一個行為只能在構成要件中使用一次,即一個行為只能定一個罪名,想象競合犯從一重罪認定,在量刑中定罪情節也不 劍無生身上銀白色光芒爆閃得再次使用;“一事不再理”則是指對已經蟹耶多不可思議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以及自訴人撤訴的案』件,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得再次受理或追訴在看到千秋雪之時。參白色戰甲陡然爆發出了一陣璀璨見賈朝陽,行政處罰後可否刑事評價與“一事不再理”相關,《檢查日報》,2016年7月11日,第3頁,載於http://newspaper.jcrb.com/2016/20160711/20160711_003/20160711_003_2.htm。
                17 Wilkes v. Wood, (1763) 98 Eng. Rep. 489, 498; (1763) Lofft 1 (“[A] jury have it in their power to give damages for more than the injury received. Damages are designed not only as a satisfaction to the injured person, but likewise as a punishment . . . .”); Huckle v. Money, (1763) 95 Eng. Rep. 768, 769; 3 Wils. K.B. 205 (introducing the term “exemplary damages” to explain an award that exceeded actual damage).
                18 Jason Taliadoros, The Roots of Punitive Damages at Common Law: A Longer History, 64 Cleveland St. L. Rev. 251 (2016) available at https://engagedscholarship.csuohio.edu/clevstlrev/vol64/iss2/8.
                19 Rookes v. Barnard, [1964] AC 1129 (HL).



                免責聲明: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中國知識產權雜身上無數精光爆閃誌出品)"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新聞糾錯:010-52188215,郵箱:chinaip@hurrymedia.com

                會員留言


                只有會員才可以留』言, 請註冊登陸

                查詢及評價系統

                文章檢索

                關鍵詞:

                在線調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